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早教资料每日分享 >> 正文

【荷塘“人间暖情”征文】风烛情(小说)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毓婷透过黄昏的朦胧,看到了母亲哀伤的眼光在她的脸上游离着。母亲已经两鬓沉霜,命运的作弄,苦难的折磨,腰背开始躽軁,走起路来有些摇晃,记忆力也在下降。

望着母亲忙乎着沏茶不停走动的身影,毓婷就有股想拥抱起母亲大哭一场的冲动。

毓婷的心在痛,她感到没有尽到自己应尽的责任。

“妈,我想留在您的身边。”

“留我身边做什么?”母亲看着毓婷笑了笑问道。

“留在您的身边照顾您啊!”毓婷将头埋在母亲的怀里,动情地说。

“那就是说,妈老了,妈不中用了是吗?”母亲轻轻地抚了抚毓婷的发梢,用充满慈爱的语气问道。

“妈不老,妈还是那么强健,妈还是那么的年轻美丽,妈就是开不败的蔷薇花,我的母亲是永远不老的母亲!”

“什么时候练就的这一口甜嘴啊?”母亲开心地笑起来,像花儿一样灿烂。

“妈,您就让我留在您的身边吧。”毓婷恳求起来。

“为什么?”

“妈,我是您的女儿啊?”

“因为你是妈的女儿,所以就要留在妈的身边吗?”

“因为我操劳一辈子的妈需要我。”

“你现在做妈了吗?”

“嗯,所以我才知道做母亲的辛苦,知道了做母亲的不容易。”

“那你的工作呢?孩子呢?家呢?”

“妈,我不能看着您一个人守在寂寞孤独里不管啊?”

“为了不让妈孤独寂寞,你就放弃一切来陪妈了?”

“妈,这是子女应尽的责任啊?”

“你才三十多岁啊,就想和妈一样享清闲了?”

“妈,这是哪跟哪啊?”

“那要是你到妈这个年龄,你的孩子是不是也得像你这样啊?”

“妈……”

“妈人虽然老了,但知理的心没老。妈是需要你的陪伴,但不需要你天天守护,因为妈也有妈的活动空间,妈也有妈的交往圈。你要舍弃一切来陪伴妈,那妈是不是也要舍去妈的一切来陪伴你呢?”

“妈……”毓婷非常明白妈的话语含义,有几个做母亲的愿意把辛苦加到自己的儿女身上?

“妈这一生还不算荒废,你倒打算荒废了?”

“妈,我不放心您啊!”

“怕妈去打劫啊还是怕妈去抢银行啊?”

“妈……”毓婷将头在母亲的怀里埋得更深了。

“好啦,别像七八十岁的老头老太一样。实在放心不下,就趁个年节的一家子回来看看妈,妈就很开心了。”

“妈,要不您住我那吧,好有个照应。”

“你是想让妈去给你当保姆啊?”母亲疼惜地拍了拍毓婷的头。

“妈,您就答应我吧!”

“毓婷啊,你的工作干好了,你的孩子教育好了,你的家庭日子过好了,这才是让妈天天快乐、心安长寿的根本,知道吗?”

“妈。”毓婷抬起已是满脸泪花的脸,说:“妈,您是女儿的骄傲。我真的很幸运,能够得遇到妈您这样伟大的母亲……”

“你可真学会甜言蜜语了。”

“妈,我想天天都能够看见你。”毓婷说着哽咽起来。

“咋这没出息?都是孩子妈了,还眼泪吧差的。快收拾收拾,赶晚班车回去吧,别误了上班,家里一摊事还等着你呢。”

“妈……”毓婷摸了摸母亲有点泛黄的脸,请求道:“妈,不管有什么事都必须给我打电话,不能隐瞒任何事情。”

“这孩子,酱油瓶子倒了也要给你打个电话啊?”

“要打!必须打!”毓婷的口气不容置疑。

“你呀……”母亲紧紧地抱住了毓婷,眼睛湿润了……

这时,墙上的挂钟当当当地敲了五下。

母亲帮毓婷拉出了行李箱,催促道:“还磨叽什么啊?看看都几点了?”

“妈,您就让我再呆一天嘛,求求您了我的亲妈!”

“赶紧地给我去车站,误了点我饶不了你!”

“我的妈都赶上武则天了!”毓婷极不情愿地接过拉杆箱,“妈,您真的不愿和我一起走吗?我舍不得你啊!”

“你还当你是三岁小孩子啊?”

“妈……”毓婷扑过去抱住了母亲,张了张嘴,差点哭出来。

“路上要多加点小心,尽量少喝点水,长途车的停站很少。路上时间长,感觉有一点累,就眯上眼睡一会。车到服务区你就下去吃点东西,要吃热乎的,别泡什么方便面了,那有个啥吃头?我给煮的酱油茶蛋你提好,被压碎了。还有,你回去告诉小强,钱挣多少有个够?身体第一,让他别甩命去做,不值当的。你也是,干啥都风风火火的,也不顾及一下自己的身子。不用惦记着妈,妈知道咋照顾自己,你把自己经管好了比啥都强,别让妈不省心……”

“妈……”这一刻,毓婷一点都不嫌妈唠叨,她倒希望就这样听妈唠叨下去。

“看看看,妈可真是老了,啰嗦起来没完没了。你一回到家就给妈个信,妈也就放心了。妈也会看微信了,给妈发个全家照,让妈心安……”母亲的嗓眼里像卡住了东西,说不下去了。

“妈,我到月头上还回来看您。”

“是钱多烧的你?年跟前回来就行。”

“妈……”毓婷哭了起来。

“行啦,眼泪咋就这不值钱?走吧,妈就不送你了,路上照顾好自己。”

“妈,那我走了,您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没事就去跳跳广场舞,多活动活动,要吃好,别省钱。手机走哪带哪,铃声一响您就接,别为了省电几句话就挂了。妈,您每天晚上都把手机充上电……”

“你咋比妈还唠叨?赶紧走吧,别耽误了,要不又得赶急了。”

“妈,那我走了。”

“走吧,走吧,打的去,快些。”

看着毓婷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家门,母亲强笑着挥了挥手,转身回到屋里,眼泪再也忍不住流落下来……

她怎么不想让女儿留下来陪伴自己呢?她又怎么不想和女儿住在一起呢?

母亲在毓婷一家回来过年的前几天,感觉胃肠不舒服疼得厉害,就去了一趟医院,知道了自己的时日已经开始用天天来计算了。

这两天闲不住,她沿着村子转了两遍,重温了一遍她最熟悉的山山水水、沟沟坎坎,又挨家逐户地走动了一次,回到家里就卧床不起睡了两天两夜,在第三天的早霞里起了床。

起了床看起来很有精神头,她仔细地洗漱了一番,熬了一碗煮得很烂的绿豆粥喝了下去,换上一身带点紫色的暗格格花的衣服,这是女儿毓婷特意从京城寄来的。她不想辜负了女儿的孝心,虽然穿出来感觉有点花哨。

收拾好了屋子,伸了伸酸疼的双臂,看看准备了一屋子的水果、点心等吃食,脸上布满了笑容。

“外婆!外婆!”小彬彬欢快地叫着。

稚嫩的声音让她显得很兴奋,“乖孙孙!”

“对门那个奶奶说外婆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

“那是奶奶逗你玩的。”

“才不是呢,是对别的奶奶说的,说外婆从不给别人添麻烦,还经常去帮助别人解决麻烦,说外婆您的精神没人能比!”

“这怎么算得上精神呢?相互间的帮助而已。”

“外婆,我想要外婆和我一起回我家!”

“乖孙孙,外婆暂时不能跟你回去啊!”

“为什么呀外婆?您怕我调皮吗?不用怕,我都上三年级了,妈妈总夸我懂事。外婆跟我回家,我可以给外婆讲故事,还可以给外婆捶捶腿、揉揉肩啊!”

“哎吆,我的小外孙成了大能豆了,是小大人了!”

“那外婆怎么不跟我回家呀?”

“乖孙孙,你看外婆家院子还种着我外孙孙最爱吃的黄瓜柿子,还有葡萄呀。等你下次来,这些都成熟了,你就又可以吃上了。如果外婆一走,这里就没人管了,就都干巴了,你说是不是啊?”

“可是,我总是想外婆啊,那怎么办呢?”

“那就给外婆打电话,还可以视频啊,这些外婆都会。”

“外婆,这几天妈妈为什么老哭啊?”

“妈妈哭?外婆怎么不知道呢?”

“只要外婆在,妈妈就不哭,还总是笑。”

“可能是妈妈舍不得离开这里,回到你们家就好了。”母亲说到这,鼻子有些发酸。

“外婆,妈妈说半月一次来看外婆,外婆为什么不同意啊?”

“一趟就三百多里地呀,乖孙孙,你妈妈还晕车,半个月跑来看我一次,该多累呀,你不心疼妈妈吗?”

“我心疼妈妈,也心疼外婆啊!”

“我外孙真讨人喜欢,都知道心疼外婆了。”

“其实妈妈更心疼外婆,比我还心疼呢!”

“我的乖孙孙,都知道揣摩大人的心思了。”

“外婆。”小彬彬神秘地向外婆招了招手。

“乖孙孙,怎么了?”

“其实妈妈哭不是舍不得离开这里。”

“那是为什么呀?”

“那天外婆出去买菜,妈妈在家扫屋子,看到一个小册子,拿着看了一会,就爬到床上使劲地哭了起来。”

“什么小册子?”母亲心里一惊。

“像我的书本一样大,白颜色的,很薄。”

母亲一阵眩晕,打了个趔趄。

“自从妈妈看了那个小册子以后,只要外婆不在跟前就哭,惹得我也跟着哭,可就是不知道妈妈为什么哭?”

外婆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起来,眼前的一切都在旋转。

“外婆!外婆!”

听到小彬彬的呼叫,外婆回过了神,她抱住了小彬彬,亲切地说:“我的乖孙孙!”

“外婆,妈妈说了,让我保密,不能给外婆说出一个字。”

“我的好外孙,我的好女儿,我拖累你们了……”说着难过地哭了起来……

“妈……我的妈妈,您的女儿对不起您啊,我自私啊,只顾自己没有看护好您啊妈妈……我该接您去北京啊妈妈……”毓婷伏在母亲的床上伤心欲绝地痛苦着,“妈妈,我的妈妈,我不配做您的女儿啊妈妈,我为什么不把您接我那去好好让您享几天福啊?妈妈,您为什么不给您的女儿一点报恩的机会啊?妈妈……”毓婷越哭越伤心、越伤心越哭,小强在一旁默默地陪着掉眼泪,他不知道该怎样去安慰母亲。

“妈妈,都是我不好……”小彬彬哭着扑到母亲的身上。

“彬彬,别再烦妈妈了好吗?到爸爸这来。”

“妈妈,我早就知道外婆有病了,就在您看到那个册子以后外婆告诉我的,让我不要告诉妈妈。外婆说是很小很小的小病……”

“彬彬……”毓婷一把搂住了小彬彬,哭得更加伤痛了……

“妈,我和小强带着您的乖外孙来看您了。彬彬,快把这束花给外婆送去。”

都长成大人模样的彬彬从妈妈手里接过散发着香味的白色康乃馨,轻声地叫着:“外婆,我和爸爸妈妈都来看您了。我听您的话,学习得很好,已经上初一了。就是不能再吃到外婆您种的西红柿和和黄瓜了,外……婆……”彬彬哭喊着朝外婆的陵墓跪了下去……

癫痫病医院
南宁癫痫病专业医院
癫痫病的发作有什么规律吗

友情链接:

河涸海干网 | 皮肤暗黄怎么食疗 | 宁波邱隘租房 | 唐山公墓 | 电信联通 | 大熊猫文学网 | 阳谷狮子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