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精灵兔童装怎么样 >> 正文

【江南】爱情神经质(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昨晚他和她狠狠的吵了一架,因为另一个他。从来都把她捧在心里疼着宠着的他,第一次跟她撂下一堆狠狠的话,失眠了一整夜后赶早车去上班。

今晚他和她和好了,她主动道了歉。她本是个极体贴温柔善解人意的女孩,可惜遇上比她更体贴百倍的他,很长一段时间迷失了自己。他从来舍不得对她说一句重话,他从来都觉得她的错误是因为他做的不够好,他……他对她无止境的包容、体贴,让她变的越来越任性,越来越无理取闹,越来越不可理喻。她终于在一场歇斯底里的爆发后,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终于学会去珍惜。却不想有这样一段不和谐的插曲。

她当然明白他的害怕,当初她和他也是以那样的方式相遇相知然后走进彼此的生命。他说她的性格她的不懂得拒绝让他很不放心,他的爆发让她开始感觉到害怕。她开始反省近日的种种,没有那个他之前,他对她好的无可挑剔。他对他撂下那些狠话的时候说她在了解男生的心理思想方面根本还是个孩子,语气很是无奈。可是她一直都想反驳说其实她知道的,她知道的,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独占欲有多强。所以她觉得自己这次真的错了,那么要强的她第一次放下自己所谓的面子跟他道歉,疼她入骨的他也为自己对她说了重话深感后悔,所以,和好是必然的事。

两个人绵绵情话好久,他先说晚安了,明天是周六,可是他还要加班。她呢,才和死党聚餐,唱歌回来,情绪正高,又得到一个爆炸性的新闻:一门很恐怖的考试延后再考。又是难得的今晚学校不熄灯,一群小丫头乐得直闹着要通宵。

他睡觉了,她在电脑前坐好,开始着手写她酝酿了好久的一篇文章,那是关于她和他的爱情,她一直想把她和他的爱情写成一部小说。

周围很安静,宿舍那些死党现在或全力以赴在游戏中厮杀,或在和朋友约好视频聊天。她的心难得的平静平和,那些美丽的文字如行云流水般顺畅。偶尔会有几条QQ消息出来,是他的。这些天她养成了一个习惯,一开电脑就顺便把他的QQ登上,不是为了她认为很无聊的升级想法,不是为了她以前玩笑的话,说哪一天要对他突击检查。只是一个单纯的习惯。要是非得说出来一个理由,那就是她那种莫名奇妙的感觉,登着除了他只有她知道密码的号时,她心里面涌现的是小小的骄傲与大大的满足。

她发来消息的时候,她看了下时间,1:55。她的心,突兀的扎了下,愣了好久没反应过来。她和他开始交往后,霸道的禁止他和其他异性走的太近。那时候大学里流行认哥哥妹妹,死党们晚上开卧谈会的时候,总是调侃说“认哥认妹,迟早一对。”那种不言而喻的暧昧,却用纯纯的兄妹感情来掩饰,她一向不屑一顾,尽管她身边从来都不乏男生走动。但是他却例外的有一个妹妹,大学里认的,当时他为了她拉黑了大多数异性,却留下那个她,她居然破天荒答应了,因为他的理由:同班同学,那个女孩很内向寡言,却主动请求他做她的哥哥。况且两个人根本不常联系。现在想想,她其实并没有想像中那么霸道的。

她的心,那么平静淡定的心居然忽然就乱了。她起来手足无措的拿着杯子想喝水,可是在那么小小一间宿舍转了许久杯子还是空空如也。一个死党从床上下来上厕所,问她做什么,她语无伦次,像中风的老人,说话断断续续,不成句子。可是她就那样悲哀的发现自己的嗓子居然哽咽了,眼泪没有掉下来,可是却湿了睫毛。

再没了心情去继续那些突然就变得苍白的文字。她飞快的就着水龙头抹了把脸,匆匆关了电脑,逃命似的冲上床,用被子把自己紧紧盖住。很久以后,心慢慢恢复平静,她开始整理自己的思绪。她告诉自己,要相信他,刚才那些情意绵绵的话还响在耳边,她不相信那是假的。而那个她,对她也构不成威胁,否则也许如今他就不属于跟他隔着一个市的她了,而是那个她近水楼台先得月了,这一点她很自信的。

可是人有时候就是那么奇怪的动物,明明可以不屑一顾,可是偏想斤斤计较。她想了又想,把那些质问的充满醋意的话憋回心里,她选择相信他。

翻来覆去还是睡不着,她打开手机,浏览着存在手机里的标签,打开一个个网址。她的空间,他的空间,她的私密记事本,他的私密记事本。还有一个她和另外那个他的共同空间。那个他也会像他一样每日里在私密日记本里为她写日记,比他写的更深情款款。那个他把空间的名字,密码全设成与她相关的文字,那个空间里除了那个他就只有她。她和他之前的好几场不愉快都是因为那个她。她为了他,把他的QQ拖黑,把他的手机号拖黑。那个他苦苦请求不要彻底断了联系的方式,于是把他好几年来只有他自己知道的那个号给了她,用了她的生日做密码,面对那样一个多情的他,她终究狠不下心,答应他保留这样一个联系方式。如今,尽管她和他闹的那么不愉快,她还是狠不下心来删除。只是淡了许多许多,那些写给她的深情的文字,再读不出心动的感觉。那些文字,终究不及他在她心里的位置。

她的空间没有什么新的动态,只有前些天几个挂心的朋友的几条留言,天冷加衣诸如此类的祝福。他的空间也是一片寂静,只是好友访问里那个她去的依旧很勤。昨天吵过架后他发誓以后除了写工作报告再也不会写别的东西,和好后他依然没有改变,她答应了,没有问原因。尽管这样,她还是进去,把他以前写给她的那些话都又看了一遍。

最后,她终于还是进去了那个空间,她告诉自己,只是好奇,好奇而已,看完就走,绝不多说什么。她看到私密记事从十五页增加到二十三页的时候又一次感叹居然遇到一个比她还要感性的男生。可是打开以后,居然是一些密密麻麻的聊天记录。那个他和一个陌生的号码的聊天记录。那个他在前面附上一些话,说那个陌生的号码好像与她有关,她仔细看下去,发现那个陌生人一直在试探她和那个他的消息,满口的赃话,一直骂那个他不要脸。进去那个陌生的空间,一片空白,似乎是刚申请的号,个人档里也空空如也,根本看不出是谁。虽然那个他猜测说可能是他,她心里也有底。可是她还是感到了一股彻头彻尾的寒意。

心,乱颤。不知是恐惧还是愤怒。

想起他刚才电话那边温和的笑,体贴的话,忽然变的飘渺起来,恍若隔世。

忽然感到这个世界如此的恐怖,她感到自己如一只不甚跌落陷阱的猎物,拼命的挣扎,却始终被人玩弄于股掌,轻而易举,却让她万劫不复。什么是爱?除了父母亲人,还有谁真的值得她信任?

她不能去质问他,她答应他不会再进那个空间,不会再看那个他写给她的日记。只是,她心里现在一阵一阵浓浓的凉意。那个她,那个他,仿佛一场无比巨大的阴谋,吞噬着她。是他变了,还是她变了呢?那年,她和他都如此的单纯,只是傻傻的无条件的去爱护对方,倾尽一切对彼此付出。可是,什么时候变的如此了呢?

爱,是不是会让人变的自私?爱是不是会让人变的心机重重,为了爱不择手段?如果这样,真是让人害怕。

在她沉沉睡去之前,她一直不停的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巧合,都是意外,都是她的错觉,都是她的神经质。

儿童癫痫可以治愈吗
癫痫病人应该注意什么的呢
中国治疗癫痫多少钱

友情链接:

河涸海干网 | 皮肤暗黄怎么食疗 | 宁波邱隘租房 | 唐山公墓 | 电信联通 | 大熊猫文学网 | 阳谷狮子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