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高亮反光布 >> 正文

【江南小说】期待爱的回归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初秋的一个傍晚,蔡庆丰疲惫不堪的背着锄头从田里回来,远远的看到女儿一个人坐在门前小溪边老妈常洗衣服的那块大石头上望着天空的云彩发呆,那神韵多么象她妈妈有心事时候的样子,庆丰摇了摇头笑了,真的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呀!

“诗涵,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庆丰悄悄地走近看到女儿撅着小嘴巴闷闷不乐,轻轻地问。

“爸爸!”诗涵轻轻地叫了一声,泪水蓄满了眼眶,她仰起脸强忍住泪水将要绝提的眼眶凄楚的望了一眼爸爸,她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讲?会不会惹爸爸生气?自己受点儿委屈没关系,如今爸爸可是家里的顶梁柱,爷爷一直有病需要人照顾,奶奶身体又不好,家里的一切事务全靠爸爸一个人承担,如果没有爸爸,爷爷的吃喝拉撒就没有人管了,奶奶天一冷不住的咳嗽,谁来给奶奶到镇上去抓药?小诗涵怎么办?没有人陪诗涵玩了,也没有人给诗涵讲美丽的童话故事了,小诗涵可不愿意夜晚一个人在那个黑咕隆咚的屋子里睡觉,晚上作业不会做就没有人给告说......

“诗涵,怎么了?说话呀!爸爸是男子汉,无论发生什么事爸爸都会替你扛,不要替爸爸担心!”庆丰期待的望着女儿,女儿是懂事了,八岁就可以帮助奶奶煮饭、洗衣,帮助照看爷爷了,放学回家总是跑前跑后做些力所能及的活儿,望着身体稍显瘦弱的女儿,庆丰真的很惭愧,不能给她完整的一个家,让她生活在没有母爱的家庭里,做爸爸的,庆丰总是尽力满足女儿的需求,决不会让女儿在生活中受委屈,精神上受孤单,所以每天晚上都会给女儿讲故事,让女儿在美丽的童话故事里安然入睡。

“爸爸,”诗涵胆怯的叫了一声,美丽的杏仁眼一闪一闪望着爸爸,像两颗明亮的小星星。庆丰期待的眨眨眼,望着可爱的女儿,鼓励女儿说出纠结的心里话。

“爸爸,我有没有妈妈?别的小朋友都有妈妈,我从来就没有见过我的妈妈。”诗涵说着撇着嘴哭了起来,“呜呜,爸爸,小朋友们都说我是石头坷垃里蹦出来的,呜呜呜......”

诗涵的话已经使庆丰泪流满面,心里隐隐的痛,像似有万道钢针在扎,痛得他无力地瘫坐在那块大石头上,该来的终归是要面对,他怜爱的抱住了女儿,哽咽着说:“诗涵不是石头坷垃里蹦出来的,诗涵有妈妈,诗涵的妈妈漂亮极了!诗涵的妈妈是天下最最美丽的妈妈!”

“可是,妈妈在哪里呢?她怎么不要我们了?”诗涵说着用小手帮着爸爸擦掉脸颊上的泪珠。

“妈妈去了很远的地方,那里有火车,有高楼大厦,有各种好玩的好吃的,等你长大了,有能力走出大山的时候就去找你的妈妈,你的妈妈很爱你的。”爸爸轻轻的说着,眼睛发出了亮光,诗涵觉得爸爸的眼睛从来没有如此之明亮,像天上的星星。

“爸爸,我是不是惹妈妈生气了?妈妈才走了!”

“不是,我们的诗涵这么懂事,怎么会惹妈妈生气呢?”

“爸爸,我们现在就去把妈妈找回来,我会很听话的,不惹妈妈生气的,我会帮助爸爸妈妈干家务,我会好好学习,考试都争取考第一......”

望着女儿渴望的眼神,庆丰真的是无可奈何,让小小的女儿备受思母之煎熬,这些庆丰是无论如何也不愿的。

天空的晚霞映红了半边天,也给这个小山村披上了一件浅红色的纱衣,美丽极了,庆丰望着飘渺的天际陷入了沉思。

【二】

那一年,庆丰二十岁,怀着憧憬和希冀告别了一辈子没有走出过大山的父母,踏上了走往城市的旅途,他要去外面闯荡,赚更多的钱回来建一座大屋好让父母生活体面些,吃好点,穿好些,也为自己找个媳妇延续蔡家的香火。他迎着还有些料峭的春风翻山越岭走了几个小时来到县城,暮色渐近,他凑合着吃了携带的干粮,卖了一瓶纯净水对付一顿,晚上在火车站大厅僻静处的长椅上蜷缩着,等第二天早上的火车,他心情激动,从没有坐过火车,也是第一次出门,外面的世界到底怎么样?单纯的山里人根本不知晓。他就像一个盲人面对着漆黑的世界,摸索着一步一步前进,他心情有些紧张,面对着熙熙攘攘的人流,他不知如何去面对,更不知如何去与人搭讪,可是稍微有一些头脑的人从他猥琐的举止和土里土气朴素的穿着上可以断定他是刚走出大山的乡巴佬,他不在乎别人的鄙夷目光,他有恒心壮志,他要改变家里拮据的生活状况。

夜里,几个和他一样的男孩子“唧唧咋咋”的谈话,他明白这几个男孩子也是从山里出来的娃,他感觉亲切温暖,冲他们微笑,山里人的坦率善良诚恳很快使他们相识。第二天他和这几个朴实的山里人一起搭上了南下打工的列车,有了伴一路上有了照应,也有了说话唠嗑的人,他没有了孤独感,望着窗外一望无际的田野,他心潮澎湃,进城真的可以赚到一间大屋吗?真的可以让操劳了一辈子的父母过上好日子吗?真的可以为自己赚一个媳妇吗?也许是真的,要不为什么那么多人都挤里扛里往外奔呢?他偷偷地抿着嘴笑了。

他和这几个男孩子一起进了一个电子加工厂,那里环境不错,每天都忙忙碌碌,他感觉生活很充实,善良的山里人干活总是很卖力,几个月后就被提拔为领班,虽说是个小小的芝麻粒儿一样的官,但是仍令他愉悦,心里着实美滋滋的,也证明了他自身的价值。

他的善良,淳朴归真的性格以及对待工作那种积极进取的态度吸引了这个车间打工的女孩夏慕蕊,一个城市的女孩,夏慕蕊是N市一家有名企业老板的女儿,她纯真善良,讨厌世俗人的眼光,对身边的人和事总有个贵贱高低之分,总是不拿那些卑微的人正眼瞧,什么事都与金钱挂钩,与权势结缘,她是父母的独生女,被父母视为掌上明珠,身边也不乏有名门公子哥的追求,但是她厌倦了城市里那种阿伊奉承和那些不服正业自以为是的男孩子,所以至今仍然是一个人云里来雾里去,大学毕业不顾父母要把她送到国外继续留学的请求,一个人偷偷溜到这座陌生的城市锻炼自己,她给父母留言,等她飞累了玩累了的时候自会回家,她想在青春时期有属于自己的一片蓝天。

夏慕蕊是个自主的女孩,看她不多言语却有自己的主建,她要到大千世界中寻觅自己的真爱,如今她找到了,蔡庆丰这个令他心动的男孩子,他没有世俗人被金钱污染了的眼光,从他清澈、无瑕的眼眸里读到的是蓝天一样纯净的颜色,他的笑容温婉和煦,给人一种如沐浴春风般的温暖,让人感觉亲切,这就是大山的质朴养育出来的汉子,然而她明白如果庆丰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决不会与自己交往,因为从他的目光中看到些许卑微,她隐蔽自己的出身欺骗庆丰自己出生在一个贫穷落后的小城镇,庆丰信以为真,他们性格相投很谈得来,不久他们就恋爱了。

庆丰喜欢慕蕊的博见多闻,喜欢她的纯真善良,富有爱心,嫉恶如仇。但是慕蕊也担心父母不会接纳庆丰,虽说他各方面都很优秀,可是他毕竟出生于大山深处。

【三】

一天傍晚慕蕊带着新购的笔记本电脑来找庆丰商量,现如今这个知识爆炸的年代没有文化知识就等于是个睁眼瞎,她相信庆丰并不是不求上进之人,她想改变他现在的状况,不应该成为金钱的奴隶,在年轻的时候更应该用知识武装自己。

“庆丰,如果你爱一个人肯为她做任何事吗?”慕蕊还是不想让他直接面对,怕影响了庆丰的自尊。

“什么事?你要我为你做什么事?我义不容辞!”庆丰直截了当的答应着。

慕蕊笑了,“答应的挺干脆,你真的决定我们之间的关系了?不再犹豫了?也不会后悔了?”

“呵呵......”庆丰傻笑着不言语,做梦都想有个漂亮的媳妇,况且慕蕊不仅漂亮而且能干,有这样的媳妇他巴不得呢!他完全忽略了地位的悬殊。

“呵呵,就会傻笑!我是诚心和你谈的,你可不要以为是开玩笑啊!”

“嗯!嗯!”庆丰严肃的点了点头,仔细地听着。

“你很聪明,也是个实干家,我想你不该安于如今的现状,只顾赚钱,你该去追求些什么!学习些什么!人们常说长到老学到老就是这个理!你的明白?”慕蕊期待的望着听的傻傻的庆丰。

这是庆丰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对自己说话,他热泪盈眶,自己曾经也是父母的希望,父母生了三个姐姐在三十几岁上才有他这个宝贝疙瘩,他们也想让他离开脸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那只有一条路就是通过知识来改变,其它是没有什么捷径可走的,祖祖辈辈都是靠种田为生,但是父亲知道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的道理,所以父母就是砸锅卖铁也想供这个儿子读书有成,他学习一直很优秀,每天翻山越岭到很远的学校里读书,可是等他要读高中的时候,父母实在是拿不出那些微不足道的学费和生活费了,无奈他只好恋恋不舍的回到了家里帮助父母到田里劳作,他也是多么的心有不甘呀!然而他也明白这也是生活所迫实属无奈呀!

如今听到慕蕊的话儿,他眼前一亮,就像听到黎明前那声号角浑身瞬间有了力气,感觉体内有股热量要爆发,急切的问:“学习什么?我还可以读书嘛?”

“嗯!嗯!”慕蕊真诚的点了点头说:“有多少人也没有进过大学,但是他们经过自学同样拥有大学里所学的知识,如今科技发达的今天,想要自学是多么的方便。”慕蕊说着打开了电脑,教庆丰怎么使用。庆丰来打工已有半年,时常听同伴们说起过,却没有真正的见过,没有想到这上面什么都有,想查什么知识都可以查。这简直是太方便了!

【四】

终于在夏慕蕊的劝说和帮助下,蔡庆丰信心满满的报读了夜大攻读工商管理,他也不是傻子,小时候父亲就教过他,知识改变命运,知识改变一切的话语,只是出来打工只顾赚钱忘了曾经的鸿鹄之志,如今有了慕蕊的提醒,他很快就开窍了,是呀!自己何不趁着年轻学些知识呢!填补一下曾经的遗憾。当然慕蕊也是有自己的想法,等那一天真的到来的时候,就让庆丰进爸爸的公司帮助打理业务,另一方面可以提高庆丰在父母面前的地位,不管是什么大学,总之是大学,先堵住父母亲挑剔之口,与人方便自己方便。

自从认识了庆丰,慕蕊就变成了一个安静的女孩子,每天除了上班没事就和庆丰一起讨论学习,她发现庆丰的脑袋不是空脑壳,真的很聪明,学习什么都很快。慕蕊觉得自己真的是找对人了,即使是一个农村小伙子,但是一点儿也不会影响到那颗爱他的心,在她的心里人人平等,没有高低贵贱之分,虽然她家境优越,可是她从来就没有低看庆丰的想法,当然老人的想法就另当别论了。庆丰在城市打工三年,如今从他的身上找不到一点儿农村人的摸样了,在山村被太阳光抹上的那层黑气早已被城市里的充实的忙碌冲刷的一干二净,他的猥琐性格相应的被温文尔雅代替了,他那双大眼睛透着灵气,不多言语,更使他显得很有气质。

慕蕊想如果带庆丰去见父母,父母一定会举双手赞成的,可是她并不想急于带庆丰去见父母,她想在自己的调教下让他更有出息,等庆丰事业有成的那一天,当然他们不会一直给他人打工,慕蕊在打工中突发奇想,她也想做老板,人言:不想做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慕蕊当初只想在外面闯荡一下,磨练一下自己。她从一个不起眼的工人做起,如今她已做到车间主任,这更挑起了她内心的某处向人生挑战的那神经,她要自己创业,如今他们的感情也到了不可分开的地步,庆丰也拿到了夜大毕业证书。她也攒了些钱,再向父母要点,她和庆丰要在这座城市里开一个广告设计公司。

这天街上霓虹闪烁,庆丰兴奋不已,他终于实现了大学梦——拿到大学毕业证书,虽谁只是一张纸而已,但是仍令他不能自抑,为了感激慕蕊的帮忙,他去买来了酒和几个丰盛的菜邀请慕蕊一起来庆祝。

窗外晓风拂面,夜空璀璨,他们坐在五层楼的一个窗户边,那里放了一张圆形的牡丹富贵图案的桌子,上面摆着香气宜人的菜,有慕蕊爱吃的宫保肉丁、鱼香茄条、红焖豆角、韩式辣白菜,还有一个糖醋鲤鱼,原来庆丰是这么的有心,就连慕蕊平时爱吃啥他都记得清清楚楚的。

“哇!太好了!我正饿得慌呢!”看到这一桌子都是自己爱吃的菜,慕蕊激动不已。含情脉脉的望着庆丰坐了下来。

天空的星星透过没来得及拉上窗帘的窗户看到这情景都眨巴着眼在犯嫉妒呢!月儿实在忍不住人间这份恩爱悄悄地躲了起来,独自一个人郁闷哭泣去了。

“今天是什么节日?你知道吗?”喝了点酒的慕蕊双颊绯红,更添一份妩媚,她双目含情盯着傻愣愣的庆丰。

“不知道!”庆丰摇了摇头。

“傻瓜!今天是七夕!我们中国的传统情人节。”

经慕蕊的提醒,庆丰当然知道这个节日,小时候听大人们讲过,这一天是天上的织女和地上的牛郎去普鹊桥会之日,如今被誉为中式情人节。

“为情人节干杯!”

“为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而干杯!”

他们说着、笑着、吃着、喝着、唱着,一直吃到两个人双眼迷离,精神恍惚,没有了意识......

手机的铃声莫文蔚的《爱情》近似呢喃的声音刺痛了熟睡中的两个人,两个人同时惊讶的瞪大眼睛注视着对方,看到了不堪入目的镜头,惊恐不已,羞的无地自容,双手抓着东西往自己身上盖,虽说两个人相爱,但是也不能做出大逆不道的事情,两个人都惭愧之极,惊恐、不安、羞涩、内疚弄的两个人摸不着了北,庆丰拿着慕蕊的衣服往自己身上穿,慕蕊拿着庆丰的衣服也在慌乱的往身上套,越慌越乱,越乱越没有头绪,情急之下,还是慕蕊冷静下来。

癫闲病是怎么引起
家犬能“诊断”癫痫
哪里医院治癫痫好

友情链接:

河涸海干网 | 皮肤暗黄怎么食疗 | 宁波邱隘租房 | 唐山公墓 | 电信联通 | 大熊猫文学网 | 阳谷狮子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