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高尔文家族 >> 正文

【笔尖】谁是谁的妖孽(小说)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带我走

舞台上响着斗牛士的曲子。女孩儿嘴里叼着一株红艳欲滴的玫瑰,灯光照在她裸露的半截小蛮腰上一晃而过继而是有点婴儿肥的脸蛋,眼里是妖冶的魅惑,一眸间看到让我惊艳的轮廓。

七夕活动随着女孩的舞步拉开了序幕。随后是所谓的配对。一大群男孩儿将女孩子围起来,背对背,以顺时针方向转动,乐声停后,女孩转过头面对的男生就是今晚的临时伴侣。

篝火燃得吱吱作响,火苗上窜,一点点火星蹦发着,映红了她半边脸。我低着头,睁开眼的时候,她转过了身。身边的人一对对的离开,就我俩孤单单的站在那里。火苗窜得老高,我听到柴禾在空中裂开的声响。她轻声说,谁牵我走?我看到她眼中的乞望,回头看了看四周,人影暗了,只有火光照着我俩,于是局促不安不安的向她走去,台下响起唏嘘声。心中有一个声音在说,去牵她吧。我说,跟我走吧。

她下了舞台就静了下来,不发一语。我们象豪无表情的木偶看着台上的人成双成对的做游戏。未了,我们看到一个男孩向女孩表白,女孩幸福的哭泣男孩轻轻揽着她。莫名的我看到了身边的她低垂的眉眼中的羡慕。我到主席台前拿了一束玫瑰给她。她接过玫瑰,娇羞的低下了头。

2。当我徒弟吧

电脑屏幕里一个女孩的头像在晃动着。“悲兮莫悲兮旧别离,乐兮莫乐兮新相知。”这是女孩的个性签名。昵称是:梦的河流。我问她,你有悲伤的往事?

“你怎么知道。”

真是个涉世未深的孩子。我说,我会猜心。

她发了一个猪头过来:切。

我继续深入的说道:“越是说得云淡风轻就越是在意,都是没有安全感的孩纸。”她沉默了许久。电脑前出现一长串的文字:那你猜猜我的心事。猜不对就请离开。

“你被自己最亲近的人伤害过?”

“你又知道,说,你还知道什么?”

我读懂了她的戒备,应该是误会了吧。可怜的没有安全感的小绵羊。”我知道你其实不是真的看透了,只是希望得到关爱,只是被伤害了没有安全感了。“半天没有回应,应该说到她心里去了。小样儿,哥是资深宅男,读书破万卷。这点文字谜都猜不透,还怎么混啊。

“叶的离去是树的不挽留,还是风的邀请”

小样儿,尽是这种小儿科的问题。哥虽然情场没有战绩,但是哥的兄弟是情圣级的神人啊。我理所当然的回道:风吹着烛,是烛动还是风动呢?是心动啊。小妹纸。不要太伤感,其实这世上不只一株花,兴许你现在扔掉的正是狗尾巴花呢?

“不是你说的那样?”

那是怎样?

“我妈妈跟别人走了。”我一下从电脑椅上摔了下来。这下猜错了。我忍痛起来,心想她会笑话我吧。

她只是回道,谢谢你。

那就当我徒弟吧。

她说,好啊。

3。我陪你喝

我走到寝室门口被eson虎抱了一下,脚离开了地面。我说:“放下哥,哥不是断臂山。”好歹从eson的魔掌中逃了出来,浑身骨头酸疼。eson鼻孔里吐过一口烟进了我眼,大言不惭的说,小哥,又憔悴了,只有骨头了。这小子又让我吃二手烟,吃了俺豆腐还嫌长得太嫩。真是黑人嫌白人太白。他头发理得只留有半寸,左耳上边的头发有一条一指长的刮痕。美其名日:帅印。他是标准的型男,阳刚气十足,经常运动的身体有种让我无法忽视的爆发力。这样的男生在绿荫场上会是所有女生的焦点。事实上无论他到哪都是绝对的焦点。

eson谢我替他补考,请我吃饭。地点是禹王渔府。我们坐在客厅时,他一直在张望。期间遇上相熟的一个男孩子也就央过来喝酒。三人说些无关痛氧的话题时,我看见了eson惊艳的目光。两个女孩子,同是白色公主裙,一个是长裙,一个是短裙,一个高挑性感,一个可爱漂亮,笑盈盈向我们走来。高的是学校风传的校花。如果说不认识她,男生们应该会把我推下海喂鱼。丫的,太虚伪了。eson以无懈可击笑容介绍说,校花joy.然后指着个子稍矮的女孩说:jACK,然后对我挤了挤眼,其心思昭然若揭。尔后严肃的说:”现在让我隆重介绍一下,我们学校的才子,萧白。“萧白两个字,被他故意读成小白。joy微微笑了笑,真是大家闺秀,优雅得体。jack的就有点过份了,喝着的茶一口噴了出来,吐得对面的我一脸都是茶渍,更过份的是她居然说:“小白,我家养的那位叫小黑,你们是兄弟吧。我忍。eson时间点拿捏得刚好,说出我的名字就是为了活跃现场。随后一直被我忽略的x男在席间一直对jack献殷勤,eson一直以主人的身份时不时说两句冷笑话在冷场时活跃气氛,逗得她的妹妹jack笑得前俯后仰。我想这女孩子怎么能这样呢?好歹在七夕晚上做了我两个小时的临时女友,怎么能在她的前任临时男友面前给别的男人抛媚眼。我看着x男口水长流的吊丝样,一脸不屑。婶婶能忍,姥姥不能忍。我舌头活络开来,使尽浑身解数口似莲花的与校花聊天了。逗弄得她呵呵呵掩嘴娇笑。eson目瞪口呆的看着我,眼里尽是茫然和不解,似乎在说,傻瓜,校花有男友的。他朝我挤了挤眼,示意校花旁边那位才是我的攻克对象。只是我心里有一把妒火在一点点焚烧着我的理智,想起七夕那晚jack独舞时的情景。jack肤色粉红象迎春花一样,精致的五官如陶瓷一样有着细腻的光泽让人不忍触碰。席间eson不断劝酒,两个女孩只是喝了少许饮料。eson和x男一人干掉了半箱啤酒。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去上厕所。席间就我和两个女孩没喝酒。jack说,有没有兴趣陪我喝两杯。我拒绝了。她继而蛊惑说,我喝两瓶,你喝一瓶。

“我陪你喝!”eson含混不清的说。

4。我要看回来

梦的河流每个星期会定时发邮件来。她是一个忧伤的女孩子,生活的不幸总是不曾离开她。我读到了她的心碎,难过。仿佛看到曾经的自己。此时的她是否在电脑前轻轻哭泣呢?还是正抱头痛哭。无论哪一种都让人心碎。我在图书室的二楼查看心理学的书,想为她找出那些痛苦的根源。生性冷漠的我为何对她的事如此关注呢?是同情还是好奇,我想不出答案。也就不再想,正如我不和她视频,不去想她的样子。也许女孩子是水和泥做的,所有才会有那么多的眼泪,才会缩在地底想得到温暖呵护。jack每天都会去图书馆看一些时尚杂志。她是一个时尚达人,从她不停的更换装扮风格就能看出。我在远处看她和校花用书掩着嘴说着闺房私语,看着她夸张的肢体语言和被管理员发现发窘的神态,不禁宛然一笑。jack从不回头,校花时不时回头向我笑笑。我立马把视线转移到书上。

一年后的春天,学校的湖面上,碧波荡漾,桃花开满了沿湖的小径。

我手里拿着一本《散文选集》,装作不经意的在jack身边坐下。她侧过脸,递过一张便筏说:签名。我看着灯光下她迷人的锁骨,在纸上认真的写下我的名字。她支起了脸颊说,果然和我家小黑是兄弟。我一时大窘,“真是个妖孽”。一时口快,心里默念的话居然说了出口。她恼了,眼睛阴晴不定,然后调皮的吐了吐舌头说:“小偷。”我心虚地问:“我偷了什么?”她双手支在椅背上,轻轻枕着手笑着说:“是谁在我背后偷偷看我一年。今天我放单,就是让你原形毕露。”隐匿被人发现,我一下慌了,不知所措的往后退,想离开这里。她从椅子上一跃而起,拦住我说:“看了就想走,没门。”

“妖精,我又没看你的原形。何苦逼我。想怎么着。”我豁出去了。

“我要看回来。”她直直的看着我,眼里闪烁着狡秸。

一整个晚自习,都在她赤热的目光中度过,身上似乎有万千蚂蚁结队而过,我终于明白如坐针毡的滋味。

那晚,天下着细雨,我走过学校的石桥,不见她的身影。仿佛今晚所有的一切都是幻觉。头上的雨居然停了,是她撑着油纸伞站在我身边。我身子往侧移了移,她揽过了我手臂。手臂上传有软软触觉,低头时能闻见她身上熏衣草的香味。于是她打伞,我在路灯下寻找回时的路,一路上除了偶尔提醒她小心地上的水,不发一语。湖畔吹来的风吹散了一树树的桃花,打湿的花瓣在灯光下飘零,我想起七夕她在舞台上跳舞的情景,轻轻说道:“你跳舞好美。”有几片花瓣飞到她的青丝上,脸上,脚上。她豪无知觉。我感觉到她右眼往下转动着。她在想什么呢?在这个雨夜。她没有和校花同时出现。意味着什么?不容我细想,宿舍门口明晃晃的灯光照在她身上。她身上沾了花瓣,在灯下裙子被风吹得飘飘欲飞。此时若能见她一舞,会是人生一大乐事。她突然轻轻转了转身体,三百六十度旋转后依然金鸡独立,花瓣落了一圈,围成一个圆。似乎有人在我心里画下了一个圈,然后圈住一个心蛊。

5。我要离开

日子不紧不慢的过着,没有繁重的功课,丰富多采的课外生活是别人的。eson忙着足球社的事,拉赞助,办比赛忙得不亦乐乎,整日不见身影。期间我看到了eson的女友——那个高跳性感可与校花比肩的女子。也许和那样的女子呆久了才能对校花有免疫力。

每晚eson会放着一曲《我愿意》安然入眠。曲中一个女子低低的唱着,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被放逐天际,就算多一秒停留一秒停留在你怀里失去世界也不可惜……声音纯净而没有任何瑕疵。一个唱美声的女孩唱流行歌也如此有味。那时他们正如胶似漆。我想问eson你和一个美丽而又才华出众的女子呆在一起有安全感吗?最终却没有问。

梦的河流的情绪很不稳定,她说,也许我们不再写信,对生活开始厌倦,要离开网络世界。她发了区区几十个字,我却发了几千字去回她。我们是两个易碎的玻璃瓶能照到彼此的内心,她泥足深陷,我却无可奈何,接近不了对方,也无法深入对方的世界里。我告诉她,人生有许多美好的事,比如恋爱,比如旅行。就算有些爱情没有结果,却是青春疼痛的痕迹。只有爱过才证明自己来过这个世界。而旅行能适当的放松。你心里紧蹦得如同一根弦在要断裂的边缘,适当的放松到远处去走走,让弦松下来,心静下来。

两个月,她都没有再发邮件过来。我开始有点担心她,虽然对她了解的不是很深,但是每周一封邮件使我养成了一种习惯。我依旧给她写长长的信说:也曾爱上一个女子,至始至终都没有告诉她。她一直把我当成最好的朋友,我不知道最好的朋友会是什么样子。女孩子最好的朋友不是闺中秘友吗?有些候做一个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的蓝颜也是一种痛并幸福的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忍不住告诉她,你爱她。她对你的豪无防备,对你的掏心掏肺让你觉得自己心里太阴暗了。而看见她为另一个男人难过的时候,你会伤心,会难过……”

6。如果没有你

jack和校花依旧在一起看时尚杂志。我看她笑着前俯后仰的样子,看她被管理员警告有点抱歉的表情。她真是一个美丽的妖精。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远,一个为了自己的学杂费不得花尽心思挣钱的男人,和一个不愁吃不愁穿,穿名牌服饰画精致妆容的女子,是没有交点的两条平行线。

南方的冬天好多年没有下过雪。这个冬天下了雪,半夜我听见eson的手机铃声在响: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被放逐天际……

凌晨三点,eson从被窝里爬出来,红肿了眼睛,身上只穿一保暖内衣,匆匆往外跑。

雪下得好大,整个校园成了银装素裹的世界,桃树上,桥上湖面,都结了一层冰。

eson坐在桥上,歇斯底里的大吼:“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被放逐天际……”一首深情的歌被他唱得无比悲凉。

雪飘过湖面,最后沉入湖中。有几只鸟儿匆匆掠过。天空白茫茫的一片,衬得eson的背影更了憔悴。他象一个小孩子一样无助,我说:“回去吧。”他不答话。我为他盖上一件棉外套。他拿着一瓶二锅头猛喝,嘴里含糊不清的说:“兄弟,能喝吗?”我望了望他,接过酒狠狠的灌了一口。他说好样的小白。昨俩喝。我喝第二口的时候,已经感觉到天旋地转。

我们都没有说话,只是一个劲的喝,喝到眼泪不断流。我口里呢喃着,奶奶,你还好吗?

小时候,大雪天迷了路,一个人走到山里,越走越远,不停的哭。是奶奶找到了我,把我抱怀里,护着我,把风雪拦在了外面。回家后用温水替我擦拭身体,我却一连病了好几天,把奶奶急坏了……

醒来的时候,头好痛,我想这辈子再也不会喝酒了。我第一眼看到是jack她用热毛巾敷着我额头。她脸上妆容哭花了,不再那般精致,似乎从梦里走到现实来。她埋怨道:我哥疯,你也陪他?“我象一个做错事的孩子难过的低下了头。eson在旁边笑道:陪君大醉三千场。jack吼道:“闭嘴。”声音在寝室里流荡,惊了窗外的飞鸟。她脸好红,我和eson茫然的看着她。jack带着哭腔说:“小白没有你那么厚的本钱。如果不是我及时发现你们,他差点。。差点死掉。你们掉进湖里了……”eson愧疚的看着我,眼睛红了。我望了望jack朝他挤了挤眼。他不再言语。

癫痫病医院哪个较好
北京哪的医院治癫痫病效果好
成年人癫痫的危害有什么

友情链接:

河涸海干网 | 皮肤暗黄怎么食疗 | 宁波邱隘租房 | 唐山公墓 | 电信联通 | 大熊猫文学网 | 阳谷狮子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