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大熊猫文学网 >> 正文

【江南】搭车(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那天,曹秀莲的车送去保养,4S店告诉她缺一个零件,要三四天后才能到货。因为上班高峰期打车也非常难,她决定搭公交车去。

上班高峰期的公交车也是人多拥挤,刚上车时,根本没有坐位,她在车上摇摇晃晃地站了好久,到了一个厂区附近的上落站时,有较多人下车,眼看离她身边不远处有了三个空座位,可是又有一批人上车,其中还有两个老人和一个大肚子的孕妇。车里不时地自动播放电脑录音:“乘客们,请为老、弱、病、残、孕、幼等需要帮助的乘客让座”,曹秀莲只好继续站着。

这时她发现她的身边也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她以前曾听说过公交车上有时有坏男人,因此她对身边这个男人也有着一种戒备心,特意将挎包挪到身后挡住自己的臀部,拉着吊环背着那个男人,面对车窗站着。

又过了两三个站,下车的人更多了,曹秀莲看到她旁边有个空位置,怕被身边那个男人抢去,就赶紧挪过身子坐了下去。没想到的是,她到了禾祥站下车时,那个高大的男人也在那个站下车,曹秀莲这时才发现那个男人走路一拐一拐的,顿时使她觉得非常内疚,原来他腿脚不好,自己竟争先去抢那个座位,显得自己没有风度。

曹秀莲很不好意思地对他说:“真对不起,我刚才不知道你腿脚不方便,那座位本该让你坐才是的。”

“没关系,我天天都是从上车站到下车的,习惯了。”那男人微笑着说。

“可是你腿脚不好呀!”曹秀莲还是红着脸说。

“没事的,没事的。”

第二天,曹秀莲来到公交站等车时,又在公交车站遇见了昨天那个男人,这才知道和他还是同一个站上车。她暗中注意观察了他一下:

他大概是二十六七岁的样子,身高在一米七五左右。胸阔腰圆,肤色白皙,理平头,穿着一套夹克式工作服,手里提了个包,估计里面装的是笔记本电脑,显得斯文潇洒而帅气。上车之后,当她们的目光又碰在一起时,她向他点点头,并说:“这么巧,又逢上你了。”

“是啊,我们都要赶在这个时间上班,只能是搭这趟车。”他对她莞尔一笑地回答。

“昨天我看你也是在禾祥站下车的,你在哪上班呢?”曹秀莲又问。

“康宏建筑设计院。”

“这么巧,我们只隔条马路,怎么过去一直没有看到过你?”曹秀莲觉得有点奇怪似地说。

“哦,你是嘉诚贸易吧?”

“嗯,是的,嘉诚贸易。”

“你在马路这一边,我在马路那一边,平时因为互相不认识,彼此都没引起注意吧。”

第三天,曹秀莲的车从4S店领回来了,开车路过那公交车站的时候,看到那男的还在那里等车,为了表示一下前天与他抢座的歉意,便摇下车窗向他点了点头说:“喂,坐我的车去吧,顺路!”

那男人叫李德胜,见她招呼自己,犹豫了片刻还是欣然过去上了她的车。向她表示感谢后又羡慕地说:“原来你自己有车!”

“是,前几天车子送去保养了,无奈只好搭公交车。”

“自己有车是方便多了,你是老板还是高管?沾你的光了。”

曹秀莲没有回答他是老板还是高管,上车以后,她们互相通了姓名。曹秀莲问他的脚是怎样受伤的,李德胜告诉她:前几天,他下班刚要去等公交车时,看到一个大男孩扭着一个小男孩在马路上打架,马路上人多车多,随时都可能出现危险。而且那小男孩跟本不是大男孩的对手,肯定要吃亏的,因此就过去劝架。他一边劝他们不要打了,一边把小男孩拉开。可是他没提防那个大男孩在他背后趁势用力一搡,害得他站立不稳,差点把身子压在那小男孩身上了,他急往旁边一扭,不料摔在地上时,把脚给扭伤了。当时脚髁周围又痛又肿,想爬起来都很困难,那搡他的大男孩看着他摔倒在地,哈哈大笑一阵之后扬长而去。他痛得无法走路,只好拦辆出租车去医院。经过拍片,好在骨头没有受损,医生说是软组织挫裂伤,要一段时间才能痊愈。

曹秀莲说:“你这是一种见义勇为的精神,你的品格令人敬佩。”

李德胜苦笑了笑,又说:“当时还有个护士问我怎么受伤的,我把过程说了之后,她还揶揄我:‘爱管闲事招来的祸吧!’真让我哭笑不得。”

一会车已开到嘉诚贸易,曹秀莲体贴他腿脚不方便,就一直送到他康宏建筑设计院的门口。李德胜下车后,对她再次表示感谢。曹秀莲说:

“不客气,反正是顺路,以后上下班就坐我这车吧。”

后来的一段时间,李德胜每天都搭曹秀莲的车上下班。途中自然就找些话交谈。曹秀莲问他住在哪,他说自己还没有买房,目前只和妈妈住在怡景新村的出租屋里。

因为曹秀莲自己没有妈妈了,对他有妈妈感到羡慕。于是说:“有妈妈真好!”

李德胜说:“有妈妈照顾我,真的非常幸福,我妈妈是个闲不住的人,每天除了做饭洗衣,把家务做得井井有条之外,还问我能不能为她找些可以带到家里做的活,以便增加点收入,减轻我的负担。”

曹秀莲说:“这么勤劳的妈妈更是难得。”

李德胜说:“我妈妈可以说是世上最好的妈妈,她把我养育成人,真的什么苦头都吃尽了。我无论怎样都报答不了她的深恩。”

他告诉她:他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当时还有个70多岁双目失明的老奶奶,当时他妈妈还年轻,很多人为她说媒,希望她再婚。他妈妈一是丢不下奶奶,二是怕孩子随嫁当拖油瓶会遭后父家人虐待,所以,对所有说媒的都一一拒绝。

他妈妈本来身子骨瘦弱,要养活一家子,什么重活、脏活、累活都找来做。寒冬腊月的下雪天,别家妇女都在家中烤火的时候,他妈妈为了多挣点钱,却上山去砍柴卖。七月盛夏的日子,中午时候,大家都在家中开着电扇纳凉,他妈妈还舍不得休息,冒着火一般的太阳在外面采猪草,拾牛粪。农村收入低,靠他妈一个人的能力支撑三口之家,如果不是逢年过节,几乎都没有肉吃,就是过年节时买点肉,他妈妈总是让给奶奶和他吃。那时他已经懂事了,叫妈妈也吃点肉,他妈妈总是说:“你奶奶年纪大了,吃一回算一回,你是孩子,你吃了长身体,等你长大了,出人头地时,妈妈就有指望了。”

当时那些为他妈说过媒的人都觉得他妈太傻,并奚落她,孤儿寡母的,永世别想有好日子过。

他妈妈还不止是生活上给他温饱,从小就时常教导他要怎样做人。有次,他在路上捡到的一个梨,有个小伙伴却从他手中抢去,因为他咽不下那口气,就和他打了起来。结果被打得鼻青脸肿,他妈妈发现后,就问他为什么,是和谁打架,他把事情的原委告诉母亲后,他妈妈听了气得不得了,似有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还将他加打了一巴掌,哭着说:

“你怎么这样不懂事?一个梨,我看人家丢掉的一定是烂梨,你就那么看不破,以前不是对你常常讲,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不能要?那人明明比你高大,你那么傻还和他打,被他打坏了,你叫妈妈怎么办?”

事后妈妈又对他说:“我打你一巴掌,其实比打在我自己心上更痛,我是希望你以后切记,做人要学会本份,懂规矩,懂礼貌之外,还要大度、善良、精明,不要莽撞,不要自不量力地与别人斗,更不能欺侮比你弱小的人,莫贪小便宜,要自尊自爱。”

从此,他在妈妈的教导下,刻苦学习,礼貌待人,远离邪恶,勤俭节约,立志一定要为妈妈争气,不能让妈妈失望。

现在自己大学毕业了,奶奶离世也好几年了,妈妈的年纪也大了,不能让她一个人留在农村老家,虽然自己是租房子住,也得带着老妈一同在城里生活。

说到这里,李德胜又叹了一口气说:“谁知道有些人就是看不惯老人,容不得老人的。”

曹秀莲听他说到这里,问是谁看不惯老人,容不得老人?李德胜说:

“在我大二的时候,有个叫程小凤的同学说我长得英俊潇洒,成绩又那么拔尖,便很主动和我接近,后来竟爱上了我。毕业后也随我来到这个城市找了份工作。有个星期天我带她来我住的出租屋看看。我们进门不久,刚好我妈妈从外面拾了一袋矿泉水瓶子回来。她看到我带了这么一位漂亮的女朋友来家,高兴得不得了,虽不会讲普通话,也笑咪咪地叽里瓜拉用家乡话对她说了许多欢迎和赞美的话,可是程小凤她一句也没听懂。

程小凤看到我家阳台上堆着一堆妈妈从外面拣回来的纸皮和破铜烂铁,不住地摇头,表现出很鄙夷的样子。又看到卫生间里放了一只塑料桶,我妈把洗脸洗手的水和洗菜的水都积在那桶中用来冲马桶。当她从卫生间出来,我妈妈看她没关灯,便立刻过去把灯关上。吃饭的时候,虽然饭菜做得还可口,可是她觉得我妈洗的碗还有点滑腻的感觉,原来是我妈妈舍不得放洗洁精的缘故。这一切给她的印象极坏。

她嫌我妈妈悭吝、小气、贪婪、邋遢,又没有文化,上不了台面。她认为我妈到处去捡破烂,日后和我结了婚,肯定会丢尽她的脸面。洗碗不舍得放洗洁精,是不讲卫生的表现,还会影响到一家人的健康。

她反正横挑鼻子竖挑眼,说是婚后要和我妈一起生活,一定会受不了。于是她提出,如果要结婚,必需和我妈妈分开住。”

李德胜说到这里,有点愤怒似地咽了一口大气,过了一会又接着说:

“我向程小凤讲述我妈妈是如何的爱我,如何艰苦地把我养育成人,现在她上了年纪,做儿辈的不但要在物质上给她尽可能的满足,更要在精神上让她过得愉快,她喜欢做什么,应该尽量满足她的习惯和愿望。既然你程小凤爱上了我,就希望你能站在我做儿子的角度看问题,多替我着想着想。可是她根本听不进去。”

李德胜的母亲知道程小凤嫌她这嫌她那之后,为了使儿子媳妇将来过得和和美美,就决定独自回老家去住。李德胜怎么也不答应,他说:

“你那么艰苦带大了我,又供我上了大学,我现在有了工作,而且工资也不算低。应该让你的晚年过得舒服一点。过去受了许多人的奚落,说我们永远都不会有好日子过,现在的我,虽不能说有多大出息,但是总可以让你不再被人奚落,不再整日为油盐柴米的事忧愁了。现在你要回老家去,我是无论如何不同意的。”

可是程小凤坚决不愿意和他妈妈一同生活。

李德胜向程小凤耐心解释:“我妈妈拣废品一方面是因为动惯了的人闲不住,一方面是她知道我租房住,除了房租还要水费、电费、煤气费等开销很大,心想能多积攒一分一角都是减轻我的负担。虽然我并不希望她这样做,可是也不能拂逆了她的心意。如果怕她将来这样做会丢我们夫妻的脸面,向我妈说清楚了,她是会听的。至于人走关灯、洗碗没放洗洁精,洗手洗菜水舍不得倒掉,是过去她穷怕了,苦怕了,觉得能节约的就尽量节约着过。以后只要把洗碗必需放洗洁精才能把碗筷洗干净,碗筷干净才不会生病,才能保证身体健康的道理讲清楚了,她也会善解人意的。”

程小凤埋怨地说:“你妈妈的素质如果有我妈妈的十分之一就算不错,可惜没有,她一点都没有。”

李德胜说:“你的爸爸妈妈都是大学教授,高级知识份子,当然素质很高。不过我的妈妈也不是你说的悭吝、小气、贪婪、邋遢,恰恰是她勤劳俭朴,精打细算过日子,善于体贴人的美德,真正劳动人民的本色。”

程小凤说:“婚姻是一生人的终身大事,你的母亲我是无论怎样都看不惯,如果要和她生活在一起,我无法接受。我给你两种选择,要我还是要你妈?如果你决意要让你母亲留在这里一同生活,那我也不能妨碍你对母亲的尽孝,你去另找个贤惠的女人吧。”

就这样,他们三年多来轰轰烈烈的爱恋,便冰消瓦解,烟消云散于一时了。

曹秀莲听了非常感慨地说:“程小凤太不像话了,既然相爱了,要爱屋及乌,她也不想想,如果你李德胜对待她的父母不好,她会有什么样的感觉。她有没想过,自己也会老,将来儿媳妇也嫌她这样那样,她会觉得怎么样?”

李德胜说:“就是嘛,母亲只有一个,谁都无可替代的,要我迁就程小凤把母亲送回乡下,我是宁愿终身娶不到老婆,也不能丢下母亲。”

曹秀莲很称赞李德胜的孝心,并且说:“你能有这片孝心,表明你是知道感恩的人。你的想法和做法和我非常相似,我也是因为不想拂逆老爸的心思而使得婚事高不成低不就。”

李德胜听她这样说,才知道她也还没有成家,就问她:

“你的情况又是怎样呢,说来听听好吗?”

曹秀莲感叹了一阵,苦笑地说:“我的父亲生了我和我哥两个孩子,我妈在我十九岁那年,患癌症走了。当时我还在上高中。我的哥哥比我大4岁,已是大二了。我爸因为是做外贸生意的,我哥哥大学毕业后决定送他去外国留学,希望他有了厚实的英文基础后,回来帮忙他打理生意。可是我哥哥后来去了澳大利亚留学,却对做生意没有一点兴趣,他取得博士学位后,找了个科研机构从事科研。我爸爸的愿望落空了,感到很失望。

当时,我也对做生意毫无兴趣,高中毕业后上的师大,希望将来当一名中学教师。可是后来看到老爸年岁越来越大了,精力也越来越不济,生意他又不舍得放弃,后继无人,孤立无助,我看他很苦恼很可怜的样子很过意不去,于是改变志愿,跟老爸学起做生意来了。

癫痫会遗传给后代吗
少年癫痫药物治疗
癫痫发作前情绪有波动吗

友情链接:

河涸海干网 | 皮肤暗黄怎么食疗 | 宁波邱隘租房 | 唐山公墓 | 电信联通 | 大熊猫文学网 | 阳谷狮子楼